sissi

cuc


这样一代人
伴随着名曲《寂寞之声》,我以为《毕业生》同现在许多青春电影一般,说的是罗曼蒂克史的青春恋情最后悄然而逝,然而一开场众宾客对男主人公的轮番寒暄配上晃动的镜头,再加上男主人公毫不掩饰的逃离欲望,已经给人以不安和焦躁的观影体验。差点被这清新的片头曲骗了去。
  
  迷惘,逃避,这种不适感充满了整个影片开头;三处《寂寞之声》,两次泳池的蓝晃晃,两次沉默,像枪打子弹一样的对话——对我而言就能够概括出这个小伙子奔腾的荷尔蒙和迷惘。
  
  罗宾森太太第一次勾引男主人公时,班的所有对话基本上都是快速的,急促的,故作大声的,根本不用看屏幕都能对本杰明的颤抖感同身受,一个刚刚走出学校的小伙子的单纯,胆怯,恐惧,不仅在演员神态中更在对话中体现。而罗宾森太太的台词则是简短的,匀速的,毋庸置疑的,甚至在本杰明紧张的时候来上几个反问。这简直是太尴尬太丢脸了,我想没有观众不替本杰明感到坐立不安。
  
  什么时候起这种焦虑无措的感觉减弱了,是本杰明决心摆脱家庭的安排的时候。巧妙的是,本杰明的人物背景,家庭给他带来的拘束并不是由他来诉说,而是父亲的台词中观众们自己领会的;导演把需要交代的信息稳稳地放在该在的地方,不藏匿,不溢出。不过影片中潜水一段父亲冗长的千呼万唤和本的迟迟不出场看得着实令人心生厌烦,从开头的荒唐中可以推测导演意不在一个逻辑严谨的故事,那多半在感情上的共鸣了;我耐着性子看下去。本杰明潜在游泳池中长时间地沉默着,只有一呼一吸的声音;双方的情绪都渐渐舒缓下来,我终于能从台词一句重叠着一句的境地里脱离出来,在这蓝蓝的一池子水中喘口气,也预感到本杰明似乎也有所打算。
  
  果然本杰明主动将罗宾森太太约出来,这真是一个大男孩赌气的决定,一种证明自己对事情具有决定权的方式,属于“自主意识”叛逆式的觉醒。
  
  本杰明与两位女性——罗宾森太太和依琳的对话里频繁出现“why”“i don’t know”这样带有负面情绪导向意味的台词。本杰明不断发问,罗宾森太太给出敷衍的否定的答案——你怎么和你丈夫说你要出来?他只是睡着了。每次都是?你回来不会吵醒他吗?我们有不同的卧室。你想告诉我当时的状况吗?不太想。那是怎么发生的?你带他来这样的房间吗?你们去酒店吗?那重要吗。这附近不是有一个动物园吗?我不知道我没去过。你能嫁给我吗?可能吧。我们后天能结婚吗?可能可以也可能不可以。所有的回答都令本杰明和我添一份惆怅。
  
  本杰明的眼神始终是迷惘的,面对这两位女性,他所展示的是“毕业生”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奔腾的荷尔蒙。沉溺在与罗宾森太太的关系中,于是有了第二幕泳池上他慵懒漂浮,逃避这父亲这个“现实”的代名词。后来又疯狂地爱上相见一次的依琳;是罗宾森太太决绝的言辞警告,是依琳有了相好的同学,是罗宾森先生威严地威胁,是藏匿起来婚礼;这些阻挠反倒让班杰明爱的更热烈,或者说这一见钟情中“征服”“证明”的意味更浓。罗宾森太太和依琳都像是他生命里突然燃起的火,让他短暂地从对未来的茫然中跳脱出来,疯狂地追求某个目的。
  
  本杰明驱车赶往依琳身边时,《Sound Of Silence》响起,影片中第二个能让我喘口气的地方;颇像《后会无期》中那几句“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一下子把电影的节奏按下来,重新开始一点点推向高潮。此时的本杰明认定了依琳,心中只有这样的目标;迷惘,无措已经抛之脑后。
  
  面对依琳的质问,本杰明毫不犹豫说出实情;两个人的台词重叠在一起,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声而毫不相让,让人几乎感到窒息的时候突然一下在依琳爆发的一声尖叫里归于平静。见到依琳后的本杰明又开始不断地发问,一种狂热执着随着一个个问号明晰起来,依琳所给的模糊的答案更是一剂催化剂隐隐推动着本杰明的疯狂。于是本杰明极力向罗宾森先生辩解,他失魂地跑离旅馆,他去质问罗宾森太太,他疯狂地开车打电话奔跑。
  
  随着剧情趋向高潮,台词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本杰明的一脸坚毅。赶到婚礼现场时更是只有本杰明一遍遍好似机械式的大喊依琳的名字,而依琳像受到了蛊惑似的走向本杰明,在看见周围的人们面目狰狞地冲着本杰明后,如同当时罗宾森太太百般阻挠本杰明接近依琳一样,另一个年轻人,可能处在同样境地下的年轻人——依琳下定决心,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本”!接着本杰明从众人手中夺过依琳,两人向公路奔跑去。
  
  当两人坐上大巴车,惊魂已定时,《Sound Of Silence》又一次响起,面对依琳投来的目光,本杰明置之不理,他又回到了荷尔蒙喷发前的神情,场景如同开头机舱内那般,眼神看向前方不知多远处;而依琳也同样茫然。当疯狂和执着褪去后,依旧是无限的思索与迷惘雾似的笼罩着车厢。
  
  导演从一开始抛出了一个问题:当今的年轻人将何去何从;到了最后给出的答案就像剧中的高频词汇一样——“i don’t know”。这样一代人;他们打破既定的人生,他们勇敢执着,他们在不停寻求自己的价值,他们年轻,他们狂热,他们莽撞,他们害怕,恐惧,焦虑;我们却无需过多地替他们担心,本杰明最终没有走出迷惘但他却仍在思索。毕业生他们这样的一代人,也是我们这样的一代人,曾经的我们,或未来的我们。我想导演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其实也想说“depending on you”。

评论